北京期货配资公司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是一种双赢_

  • 时间:
  • 浏览:6

来源:《中华人民共和国2014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


专家认为,只有在全球经济中有代表性的大国货币才有可能被纳北京期货配资公司入SDR北京期货配资公司。中国已是贸易大国,SDR吸纳人民币更体现其全球性,而中国加入SDR对于人民币国际化则是一种推动。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邵鹏璐

今年5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董事会将就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议题举行初步讨论,并在晚些时候对SDR货币篮子构成进行5年一次的评审,还将审议是否将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最终决定11月公布。眼下,以英国和德国为代表的欧洲主要国家均主张顺应趋势,今年将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但美国和日本持谨慎态度。

此前,路透社文章称,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人民币不会像一些分析师猜测的那样改变最近数月的疲软状态而大幅上扬,将可能基本上保持原状。

人民币加入SDR是一种双赢

上世纪60年代初美北京期货配资公司元危机第一次爆发,暴露出以美元为中心的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重大的缺陷,这使越来越多的国家认识到,以一国货币为支柱的国际货币体系是不可能保持长期稳定的,在这样的背景下,IMF于1969年创设SDR这样一种国际储备资产,用以弥补成员国官方储备不足,现在其价值目前由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四种货币组成的一篮子储备货币决定。

尽管SDR现在不能在全球范围内进行使用,只是作为各国间借贷时的一种记账货币,但它实际体现了一国政治、经济实力。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分析师李建军在接受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介绍到,只有在全球经济中有代表性的大国货币才有可能被纳入SDR。中国已是贸易大国,SDR吸纳人民币更体现其全球性,而中国加入SDR对于人民币国际化则是一种推动,加强了各国对人民币的认可。

人民币若被纳入SDR货币篮子,将标志着IMF首次将一个新兴经济体的货币作为主要储备货币,也意味着中国将在国际货币体系中扮演更重要角色。

争议焦点在是否可自由兑换

对于是否将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各国的态度各有不同。

欧元区消息人士表示,德国、英国、法国和意大利等主要欧洲国家均支持将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英国正努力为伦敦争取作为人民币离岸交易中心的地位,在力挺人民币纳入国际主要储备货币方面争当排头兵,德国也希望为法兰克福争取到人民币离岸交易中心地位。

相比欧洲国家的积极态度,美国和日本态度趋于谨慎。路透社报道,美国担心自己在IMF的影响力遭到削弱。在IMF议题上拥有否决权的美国为了避免亚投行问题的尴尬局面重演,对于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的时间避而不谈,只是强调IMF的“标准”。

在衡量一种货币能否列入SDR货币篮子方面,IMF并没有具体的量化标准,只是罗列几个可以显示这一货币“可自由使用”的指标,包括这一货币背后的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的量和在全球各国官方储备中的占比等。

李建军也对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阐述了他的看法:“若考虑加入SDR货币篮子的标准,从贸易角度来看我国已是全球最大的贸易国这条标准已完全符合,而另一条可自由兑换则是许多国家关注的焦点。”李建军强调:“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人民币的确是不符合可自由兑换这一标准,人民币现在确实还不能完全自由兑换。但反观历史,在SDR货币篮子创设时,16个创始成员国的货币也并不都是可自由兑换的,所以这一标准并不是决定性的。目前,我国已与30多个国家签订了货币互换协议,有些国家也已将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人民币已经可以在一些国家和地区自由使用了。所以,尽管人民币还不是一个完全意义上的可自由兑换货币,但是人民币已经进入了国际市场。另外,SDR这一货币篮子并不是全球投资者都在使用,而只是政府间进行借贷记账的货币,客观地说,它并不需要完全可自由兑换,只要政府间相互认可这个货币即可以使用。就SDR货币篮子目前的使用状况来说,人民币完全符合加入的条件。”

风险防控应先于可自由兑换

事实上,人民币早已成为全球贸易中使用最广泛的五大货币之一。人民币已经被超过60多个国家和地区政府列为储备货币,通过汤森路透公司交易平台完成的人民币离岸交易去年猛增350%。若人民币被纳入SDR货币篮子更是锦上添花。

一名欧洲央行消息人士称,目前各方正在考虑的方案之一是让人民币“阶段性地加入”SDR货币篮子,其进程与人民币最终实现“可自由使用”,即在经常项目和资本项目下的可自由兑换相挂钩。IMF总裁拉加德此前曾称,人民币加入IMF的SDR货币篮子也只是时间问题。针对人民币今年能否加入SDR货币篮子,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表示,对此要有一颗平常心,这是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

而针对加入SDR货币篮子能否提振人民币,各方观点却不太一致。

法国巴黎银行分析师罗念慈在研报中归纳部分原因在于:人民币在特别提款权中的份额不太可能超过英镑和日元,即不超过10%,也许只相当于310亿美元。但加拿大丰业银行驻香港外汇策略师在最新的研报中称,从国际收入数据中看商品和服务出口规模,人民币的权重不大可能超过美元及欧元,但有望超过日元和英镑的权重。

在美元仍强势之际,花旗集团上周表示,中国央行可能下调人民币汇率浮动区间,并可能不再像以前那样看重对美元的汇率,中国汇率政策在近期不会出现任何变化,但如果美元进一步大幅上扬,则关于中国与美元挂钩的汇率制度是否能维持下去的争论可能再度出现。如果中国央行将人民币汇率从和美元挂钩变为和一篮子货币挂钩,人民币近期的潜在疲弱表现可能加剧。

在李建军看来,近期人民币的所谓疲软有个前提条件即美元的强势,这只是市场动态短期的情况,人民币汇率最终还是要完成市场化改革,实现由市场决定的人民币动态的双向波动。若今后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资本项目开放,实现人民币可自由兑换,必定会促进双边的投资,但相应的也要承担更大的风险,如资本流动更加频繁、规模逐步扩张。那时中国面临的主要问题就不再只是热钱流入,还要关注资本外逃,而一旦发生资本外逃,会对人民币汇率造成巨大冲击。如果人民币急剧贬值,反过来又会加剧资本的大量外流。这将对我国经济金融的稳定带来一定程度的冲击,对宏观经济政策的调控带来更大的挑战。所以,我们未来既要顺应趋势实现开放,同时也要防控好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