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基金配资的规定沃森生物业绩预告再度大变脸 从预盈5000万到预亏超5亿

  • 时间:
  • 浏览:5


  业绩“变脸”在A股并不罕见,但从原先的业绩预盈5000万元“变脸”到最后预亏超过5亿,这可着实少见。

  沃森关于基金配资的规定生物(300142.SZ)就发生了这样的怪事。1月13日,沃森生物发布公告称,公司预计2017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5.34亿元-5.39亿元。但此前的2017年11月2日,公司在临时公告的《2017年度业绩预告》中预计,2017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000万元-5100万元,比上年同期的盈利7046万元下降27%-57%。

  对于发生业绩“变脸”的原因,沃森生物解释称,主要源于公司将承担河北大安制药关于基金配资的规定有限公司(下称“河北大安”)赔付责任产生的应收账款,从关于基金配资的规定而需要计提长期股权投资关于基金配资的规定减值、坏账准备形成的资产减值损失。

  2014年10月,沃森生物将河北大安46%股权转让给杜江涛,转让价款为6.35亿元。转让结束后,沃森生物仍持有河北大安44%股权,此后通过一次增资,前者持股后者的股权比例又变成45.65%。

  随后2016年12月,沃森生物再度将河北大安31.65%股权转让给杜江涛,转让价款为4.53亿元。杜江涛完成河北大安收购后,又转而卖给了自己控制的上市公司博晖创新(300318.SZ)。在这一笔交易中,博晖创新通过向杜江涛、卢信群发行股份购买他们持有的河北大安合计48%股权,交易价格为6.62亿元。由杜江涛享有的因沃森生物承诺河北大安采浆规模而形成的权利将由博晖创新享有。

  股权转让签署的协议中约定,河北大安在2017年、2018年、2019年血浆采集规模应不低于150吨、200吨、250吨,并从2017年度开始计算,如因血浆采集量未能达到协议约定的相应最低承诺值而导致杜江涛向博晖创新赔付河北大安股权的情形,沃森生物将承担相应的赔付责任。

  据河北大安统计,2017年已实现的血浆采集量为91.13吨,未能达到协议约定的年度最低承诺值,如果河北大安在2018年、2019年若血浆采集量未能达到协议约定的相应最低承诺值,沃森生物还需承担相应的赔付责任,最多以公司所持有的河北大安14%的股权为限。

  经沃森生物测算,上述事项预计形成公司2017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4.57亿元,包括公司承担河北大安赔付责任产生的应收账款损失3.34亿元,计提长期股权投资减值、坏账准备形成的资产减值损失1.23亿元。

  同时,因沃森生物债权转股权计划未实施,也造成财务费用及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计提的增加,这一项导致2017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增加1.1亿元。

  由此,沃森生物预计2017年公司非经常性损益金额约为亏损2.48亿元,与2017年11月2日业绩预告非经常性损益金额4800万元比差异减少2.96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去年11月2日披露的首份业绩预盈的公告后,沃森生物股价曾一度连续上涨,并在11月21日时达到历史新高的22.29元/股。

  此外,沃森生物业绩预告“变脸”也并非首次。在2015年度的业绩预告中,沃森生物曾预计该年度亏损4.55亿元-4.6亿元,但其后发布的业绩快报称公司2015年度亏损3.89亿元,最终披露年报时,实际报出的亏损却高达8.41亿元。

(原标题:沃森生物业绩预告再度大变脸,从预盈5000万到预亏超5亿,节操又碎了一地!)